青兮筠衣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6

06.涟涟

      睡梦里,山姥切仿佛沉入冰冷的湖水中,被无形的手扼住四肢,掐住喉咙,只能大睁着眼睛透过平静的水面重温仿佛是上一世的故事。
      那个故事的开始也在一个梅雨天。本丸里雾朦一片,远处油绿的高大樱树只剩模糊的影,近处的池塘、花草颜色也不甚清楚,天空压抑得人心头难受,但隐隐的草木香又抚慰着人的思绪。那时的本丸才刚成立几个月。
       当时审神者外出,于是几乎所有的事务都交由近侍长谷部安排。厨房:烛台切、青江,田地:同田贯、狮子丸,马厩:鹤丸、前田,浣洗:清光、歌仙,手合:乱、退。作为本丸练度最高的也是初始刀的山姥切则带队出阵安土,队友里就有三日月。
       其实审神者并不是什么“欧洲人”,反而有些“非”,但架不住金发碧眼的初始刀“欧气光环”的加持,刚入职不久莺丸、鹤丸、一期一振这些四花刀就入手的差不多了,而且都是被山姥切带回来的!而一周前三日月的到来更是让审神者拜服在自家初始刀的脚下。这才是真“爸爸”啊!
       之后的一段时间,山姥切就轮流带队出阵提升本丸战斗力,而某个路痴的老爷子让本来顺利的过程开始出现不确定性。
       出阵时间不断延长,一开始两个时辰就可以结束的战斗,加上了寻找“走失老人”的麻烦事被拖到了三个多时辰,所以基本全队回来时脸都“黄”了。审神者那段时间的团子、甲州金基本处于负债状态。
       无奈,山姥切只能出奇制胜,把三日月和自己的手绑到了一起,等到战斗时再放开。(莫名有种遛dog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两人都有些不自在,渐渐的也就习惯了有个人随时在自己身边、习惯了视线随时追随着对方、习惯了牵手、习惯了在一起……最后两人自然而然的相恋,本丸里的其他人都习以为常没注意,甚至基本没几个人晓得这件事。
       两人安静地享受彼此拥有的满足,呵护着温暖的爱情的火苗,但一切被一场意外无情打碎。
       山姥切的练度一直都是本丸的前几名,而时政在开放了山姥切的极化修行后,刚回到本丸的审神者就以最快的速度把亲爱的初始刀送出。事情发生之快让山姥切一点准备都没有,只得匆匆收拾行装,留下一封简单的书信给三日月后离开,自始至终都来不及见远征的恋人一面。
       回到本丸的三日月刚打整好就来寻找多日不见的恋人,结果等待自己的只有一封言语简单的信件,心里的酸涩一时涌上心头。但看到恋人末尾的“等我”后,又打起精神将信收入怀中。反正很快就会回来的,等见面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啊!
       然后等啊等,一月过去,山姥切依然未归。
       审神者查看了刀账留下的山姥切的魂印,确定没问题后又安抚了十分焦虑的切国的两位哥哥,让他们再等等。
       三日月从那时起就成了本丸的开门担当。他多么希望下一次开门时看见爱人飞扬的神采,但现实险些把他击倒。
       那天,本丸的门再次被敲响,三日月寻着微弱的门环叩击声开门后,一身血染的恋人无力地倒在了怀里,如倦鸟蜷缩着身子,每一口呼吸都在颤抖,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只来得及喟叹一声,瞬时萤光飞散,再无踪迹。
       自此,呆立在门口满怀鲜血的三日月,这个永远和煦平善的男人再也支撑不住地倒下了。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5

05.病名为爱

“同居”的结果已经不可避免,但山姥切还是尽量减少和三日月单独相对的次数。
他会在不用出阵的时候爬上本丸中心的樱花树粗实的枝干休息,凝望着本丸的一切。短刀们欢乐的笑语、手合室木剑撞击的嗒嗒声甚至厨房里莫名的歌声都传入他的耳朵。
这样的感觉真好,除了出阵、远征时遇到的敌人、战斗,仿佛战争真的离他们远去。或许在某一天他们会被再次封印,或许不久再无法体会阳光的温度,但至少在这一刻生活如此的美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山姥切希望给自己留一点东西,微末的,没有那么了不起却真正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于是他开始寻找,然后那轮金色的明月骤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三日月想要更多的靠近山姥切,却感觉到切国似乎在逃避着一切情感的靠近。无数次独自一人在寝室“养伤”时三日月都会想是否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该给他一点时间,却发现如果真的放开,没有了切国,自己可能真的会疯。或许他现在已经疯了,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摸摸自己的腰,觉得休息许久是时候出去走一走了,遂穿着单衣慢慢悠闲地逛着,然后不知不觉来到了樱花树下。
樱花早就凋落,但油绿的叶片比柔弱的花更得三日月的喜爱。夏日葱茏的叶就像他心中的爱人,沉默得有些忧郁,却默默生长着努力呵护着别人。那叶的颜色也像极了他的眸子,仿佛有柔的水的纹样,凝望时让他心里荡起涟光。
一低头、一抬眸,目光相触,仿佛醉了神魂。
“切国。”男人的声音柔缠,含着百样情丝,想要牵系住少年。但山姥切在这一声呼唤后却坠入了自己的思绪。
晚间就寝,看着临榻安眠的三日月的背影,山姥切抚了抚自己的胸膛。衣襟下那块紫黑的印记悄悄蔓延,结成的图案让人心惊。
拉了下被角把自己整个人埋到床褥里,闭上眼睛再不想其他。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4

04.同居?
在鸡飞狗跳了一上午后,闹事的几个被安排出阵的出阵、远征的远征,本丸终于是清静了。
一期一振一边看顾着弟弟们,一边替鹤丸填坑,累得腰疼、愁得心焦力猝。看来今天晚上必须来点“实际行动”镇压一下“上房揭瓦”的鹤球球了(¬_¬)。
山姥切因为昨晚被压了一个晚上,今天腿疼得没有去出阵,于是短刀们终于有机会找(gao)他(shi)玩(qing)了。
吃完午饭,山姥切就准备回房好好休息了,结果才刚起身就被不知从哪飞过来的水气球砸了一脸。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被抱住了腰。
我的腰是小判做的吗?谁见了都想抱一下。冷漠.jpg
“对不起,山姥切先生,我们不是有意的!”包丁藤四郎抬头一脸真诚的看着他。“没事,快放开我啊!”山姥切一脸慌乱却不敢用力扒开小孩子,只能等着对方松手。
“不要!鲶尾哥哥他们用水气球打仗,我想和他们玩但是没有队友,势单力薄会被他们欺负得很惨的!山姥切先生来做我的队友帮帮我吧!”包丁的眼睛里闪烁着pikapika的精光。
“啊,一起去吧。”果然对这些孩子还是无法拒绝啊。“耶!我们‘山包’组合一定是最强的!哥哥们快来受死吧!huhuhuhu!”
一期,你弟弟们这么可怕你知道吗?!
和包丁到达“战场”,迎接他们的是花花绿绿、密集砸来的炮·弹,山姥切赶紧卷起包丁跳到另一边。
气急败坏的包丁对灌木丛后面偷袭的哥哥们怒喊:“哥哥们犯规!山姥切桑连武器都没有拿呢,不许攻击‘老弱病残’!”山姥切不敢置信的看着臂弯里的小短刀,包丁我和你说你再这样会失去我的!٩(๑`^´๑)۶
“好吧,我们先说好,被对方炸·弹砸中就必须无条件离场,最后获胜组还可以获得神秘大奖哦!”今剑突然从樱树上窜出来挂到了山姥切的背上,又被拿到炸·弹回来的包丁赶跑。“现在游戏开始!”
接下来,在这场游戏里,山姥切充分感受到了极短的机动值和隐蔽性是怎样恐怖的存在。他被以今剑为首的短刀们一路追击,炸·弹在他的脚边不停地爆开,而包丁则被鲶尾带领的胁差组包围,游戏刚过半就壮烈牺牲。
就这样,山姥切被一路追赶到了本丸门口,被惦着炸·弹的小短刀们拦截靠在了大门上。这时正好远征队伍回来的时间到了,木门感应到山姥切的灵力自动打开,可怜的山姥切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向后倒去。
本以为会摔得很难看,但没想到睁开眼两轮弯月映入眼帘。山姥切正好倒在了三日月的怀里,莫名的就投怀送抱了。
而三日月在接收到哥哥答应的礼物后,开心地直接一个公主抱带着蒙圈山姥切跑回了自己的寝室。
“放我下来!”埋在被单下的脸通红,山姥切羞愤地不停在三日月怀里挣扎。而三日月乐极生悲,跑路的过程中没注意脚下刚被清洗过的回廊,吧唧一声滑倒。
“咔嚓!”被摔的卷成一团的山姥切回头,看到了僵直在湿滑地板上老人家。“呵,刚才仿佛听到了不得了的声音啊。”(¬_¬)
“嘤(つД`),切国坏!老人家都为了你受伤了,你居然还嘲笑我!”扭到腰的三日月无法动弹,似是抽泣的用袖片掩面。“为了回报老人家,切国要像男子汉一样负起责任来,好好照顾我啊!”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要不是腰扭了你绝对已经高兴的跳起来了啊,臭老头!!而且你还害我摔倒了呢!哪有让受害者负责的说法?!“别开玩笑了!谁要负责啊!”
结果话还没说完,不知从哪莫名冒出来的三条组的大太刀和薙刀迅速抬起“受伤”的老爷爷,把三日月丢到山姥切房间里后又莫名的马上消失。
动作之快有如极短附体,山姥切还没来得及问对方“干什么?”,对方已经用实际行动回答“结束了。”
但不管怎么说,自此,山姥切和三日月的“扭曲”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٩(๑´∀`๑)ง*

————————————————————
今剑:“三条快递,极速送达!活体运输,概不退换!”
三日月:“感谢大哥给了我‘新生’!”
山姥切:“呵,男人!”
石切丸、岩融:“我们不生产‘爱情’,我们只是‘爱情’道路上的搬运工,谢谢!”
[警报:国広哥哥们即将远征归来,请三条组注意刃身安全!做好重伤准备!]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3

03、太阳和月亮
话说那天山姥切刚显形就莫名的被流氓老刀精抱了个满怀,还被蹭了一被单的眼泪以后就开始躲着三日月,而且事情传开后堀川刀派和三条刀派的关系急转直下,大有天天约架手合场的架势。
看着被 极·堀川国広戳得到处躲闪满头大汗的“机动第一丸”、被山伏国広用几块油豆腐忽悠得上山下海潜心修行的“野生狐狸丸”,莲望着远处不死心企图用太刀的侦查发现打刀的隐蔽的罪魁祸首三日月,叹了口气。三条家摊上这么个弟弟真凄惨。
“三日月,切国和堀川换了任务,随第三部队出阵去了!”不忍心自家的草地再被削秃,审神者在凶手准备拔刀时喊道。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草地又秃了一块。WWb哟,自己摊上这个老刀精才是真的凄惨!
“huhuhuhu,主上这个表情真是让人怜爱,不如让我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千子村正一脸诡异的绯红,感觉整个刃都要坏掉了。“不了,谢谢!”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你脱!!
“啊,真绝情。不过我倒是知道三日月殿为什么如此执着那个孩子。正是情浓之时美梦突然破碎,恋人前一刻还在身边下一秒却再无法触及,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慌不断击打着绝望的灵魂。huhuhuhu,他也真是好耐性啊……”千子注视着远处似乎是累了靠坐在樱花树下休息的男人,眼里满是意味深长。
仰头看看突然哲学了的妖刀,莲没再说话,只是默默起身朝天守阁走去。
傍晚,出阵桶狭间的第三部队归来,山姥切刚踏进本丸就再次被揽入男人怀中。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三日月,放开。”虽然对方肯定不会听。
“不,对切国啊老爷爷我是永远不会放开了。一起去吃晚餐吧,烛台切做了你最爱的豚骨叉烧面。”说着自顾自的牵起山姥切的手,朝部屋走。“你先松开,我这一身灰尘的,好歹先让我去打整一下啊!”山姥切已经被这个自说自话的老头子弄得没脾气了。
“哈哈哈,那一起去吧,我可以给切国帮忙的。”呵,自己都要被人照顾还说要给别人帮忙?况且洗个澡需要帮什么忙?!一同出阵回来的大俱利伽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哦豁,伽罗酱的表情难得的生动呢!”太鼓钟贞宗一脸稀奇得看着他。“啰嗦!”“哈哈,脸红了!”说着被大俱利伽罗追打着跑远了。
山姥切抽了抽被攥紧的左手,无奈只能被三日月继续牵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到三日月熟练的翻找出自己的浴衣,山姥切急忙上前拦住依然跃跃欲试的老头子。“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去吃东西吧。”
“嗯,可以考虑。”说完真的要走似的,结果刚踏出房间,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现在走不了了,老爷爷我天黑了看不到路,反而需要年轻人帮忙了呢,哈哈哈!”这理由真是让人无法反驳(≖_≖ )。
“那就在这里等我,不许到处乱跑,也不许干什么奇怪的事情!”说完山姥切扯着浴衣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被毫不客气地反锁,让门外徘徊的人无计可施,三日月只得坐在门外的长廊上悠闲地看着金红的落日晚霞。
太阳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动人呢……
当山姥切从浴室出来看到的是已经不停点头昏睡的三日月的背影。看来他今天也是很累了,一身衣装在拥抱自己前似乎已经有些凌乱,但还是固执的牵绊着带领两人前进。
山姥切从自己的衣橱中找出两件干净厚实的披风,缓步走到男人身后跪下,搂住男人的头轻轻放置在自己的腿上,取过一旁的披风展开盖在三日月身上,又取过另一件随意搭在肩头。做完这一切,山姥切缓缓叹了口气,手轻抚上男人柔软的蓝色发丝。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
第二天·
“切国早上好!”睡了一夜膝枕的老流氓看起来心情愉悦。*٩(๑´∀`๑)ง*
“快给我起来,我的腿废了就把你的‘腿’也给剁了!”被枕了一晚上又累又饿的山姥切追悔莫及。(இωஇ )
“夭寿啦!昨晚三日月把山姥切给‘睡’啦!”清晨早起挖坑做陷阱的鹤丸开始播报本丸最新八卦。ԅ(✧_✧ԅ)
“堀川!冷静!!三日月的早餐不需要放玉钢!!!还有山伏你把本体放下!!!!”崩溃的审神者今天也很绝望!!(ノへ ̄、)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2

02、再见
审神者莲很少见到自家的近侍那样慌乱的样子,所以在他还没开始说话就已经迅速起身端正坐好。
“长谷部,怎么了吗?”莲在书桌后正襟危坐着,看着前方依然在喘息的近侍,严肃问道。
“主上,第一部队在厚樫山出战时,带回了山姥切国広。”长谷部看着直接跳起来的审神者,接着说:“他现在在三日月殿身边,就在手入室。”
“手入室?他受伤了吗?不是没有审神者灵力刀剑一般不能化形吗?”莲对于山姥切国広在手入室的问题感到奇怪。
“不,他没有受伤,是第一部队的几位殿下在搜索厚樫山时遇到了检非违使,不同程度受伤,在手入室治疗。我原本想把山姥切国広带来但是三日月坚持要把他放在身边,所以他才会在手入室。”说起这个其实长谷部有些疑惑,那个老头子为什么要把山姥切看得那么紧,明明早点见到主上山姥切才有办法出来啊。
“原来如此,那我们赶紧去手入室吧,正好我也想看看那个老爷子想干些什么。”莲迅速起身来,带着长谷部走出宅了好几天的天守阁,结果刚一站起来就差点腿软的摔回去。嘛,好久不动真是浑身无力呢,还是慢慢走吧……
莲一路慢悠悠地走,不时询问自家近侍关于这件事有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不对劲的地方。这时长谷部才想起来,这次第一部队是搜寻到了厚樫山的王点,中途一直很顺利,但是却意外的在王点遇到了检非违使,在消灭检非后山姥切国広掉落并被带了回来。
王点遇见检非那已经是极小概率事件了,而且这座本丸在那次事件之后,就没有了山姥切国広,不管是去哪段历史里寻找、谁去寻找,都没有他的踪迹,就连时政调查后都觉得不可思议。所以莲不由地感到奇怪,果然应该快点去找那个老头子啊!
当莲来到手入室,这次出阵负伤的太郎太刀、歌仙兼定、笑面青江都已经包扎好在一旁保养自己的本体,而三日月正一脸和蔼地哈哈哈,完全不理会正帮忙处理伤口的药研不要乱动的要求,左手不安分的想去触摸那振放在怀里的打刀。
“主上!”“大将!”看到莲走进来,手入室里的刀剑付丧神都迅速端正行礼,在得到回应后继续忙碌,有实在喜欢亲近审神者的就迅速挤到莲身边,比如“微笑绿河”同志。
“三日月,把切国交给我吧,你再怎么摸没有我的灵力他都出不来的!”审神者在三日月身边站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之后觉得这振老刀有辣—————么猥琐、辣—————么不要脸!!切国还在刀里,你就对切国的本体下手,那切国出来了你怕不是要上天(งᵒ̌皿ᵒ̌)ง⁼³₌₃
“嗯,不过约定好要还给老爷爷哦。”明明还是那样悠哉的语气,但当新月浮现,却映照了无限的冷霜。莲有些不敢置信这个一直表现的无欲无求的男人,有一天居然会对自己的主公提出这样的要求。
“三日月宗近,居然对主上说出如此言论真是太失礼了!”长谷部在听到三日月的话后心中充斥着怒火。
“没事,先对切国进行入手吧,其他的之后再讨论。”说着伸手接过三日月递来的山姥切国広本体,在触碰的瞬间感受到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当完全取过之后颤抖又消失了。
“三日月你……”怎么了?
“没事,主上开始入手吧。”
莲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平安老刀,犹豫了一下没再开口。
把本体放置在身前,双手下覆,调动身体内的灵力传递到刀剑,在一阵嗡鸣后剑身浮空爆发出亮眼光华。
付丧神被包裹在有些脏旧的被单下,只从间隙撒出丝缕鎏金,身体单薄瘦削,身上的装束破损脊背却挺直如松。抬头的瞬间樱花飘洒,翡翠色的眸子光华灿烂,但微垂的眼尾却含了清愁。
“俺は山姥切国広。足利城主長尾顕長の依頼で打たれた刀だ。・・・山姥切。の写しとしてなだが、俺は偽物なんかじゃない。国広の第一の傑作なんだ・・・・・・!”金发的付丧神轻攥包裹自己的被单,语气颤抖却带着些骄傲和期盼。
此时,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环住少年的腰收紧带入怀里,脸微侧轻轻蹭着发顶“切国,回来了啊……”,说着泪悄然滴露。

[三山]被被今天也想种蘑菇 01

01、他回来了
夏日的本丸,虽然有阵阵清风吹拂也依然炎热,树木间是此起彼伏的蝉鸣,饶得人心情浮躁、无法安定。突然以天守阁为中心散开一道灵力圈,快速袭过周围的一切最终汇集到天空,点点消散。随后云层开始聚拢、增厚,形成灰黑色的积雨云,在一阵雷鸣后落下了豆大的雨滴。
“阿鲁吉又变换天气了啊,还是那么不能忍受炎热,不过下了雨意外的凉爽呢,嘎哈哈哈哈!”高大的薙刀付丧神背靠廊柱看着迅速变化的天气感叹,在听见熟悉的木屐嗒嗒声后回头利落接住了小短刀。
“呐岩融,又变天了呢,本来和大和守他们约好要去捕蝉的!”今剑跳坐在岩融肩头晃晃腿抱怨。
“啊!!!我刚刚洗好的被子,又脏了,努力都白费了啊!”不远处歌仙兼定有些奔溃的望着被雨水打湿的被单,感觉人生再次绝望,披上雨衣后冲进雨幕中快速的收拾着。
从转角处走出来的长谷部看到要找的人后疾步上前,眼神犀利得把三条家的薙刀看得发毛。“岩融,你怎么还在这里,今天不是轮到你和巴形的手合了吗?巴形已经在手合室等你了!”
“嗨嗨,近侍大人,这就去!”说着扛着今剑与长谷部错身离开。“待会见,长谷部!”
“嘛,真是一群不省心的家伙!果然阿鲁吉对他们真是太过温柔了他们才会这么懒散吧。”长谷部扶额叹息,“看时间第一部队应该要回来了,去迎接一下吧。”
慢慢走过三条组的部屋,向前庭的出阵室迈进,难得的放松了一下,不时转头欣赏一下夏日的雨景。到达出阵台时看到提示还有一会儿,就背靠墙壁闭眼休息。
当传送阵光芒大作,第一部队众人的身影慢慢显现,长谷部站直身体看着雨幕里身姿挺立的付丧神们。
“哦呀,难得长谷部君会来看望呢,甚是荣幸。”三日月一身藏蓝暗纹衣衫凌乱,肩甲露出,头上金色的麦穗发绳也被取下握在手中,但依然一脸悠闲的浅笑着。
“这是小事,只是难得看见三日月殿下这样落魄,看来这次遇到不小的麻烦啊!诸位都辛苦了,手入室已经备好,请尽快疗伤。三日月殿下随后请向主上汇报战况。”说完,长谷部就准备转身离去,余光一撇猛然发现对方掩在袖片下的另一刃刀剑。
“看来这一战有新的同伴啊。不过本丸并没有接到政府通报有新的刀剑,这是怎么回事?”长谷部看着这把平安老刀,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嗯,还要麻烦长谷部君通报主上,他回来了。”眼中的月色在这一刻是无比的认真,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腰间多出来的打刀,隐秘的摩挲着,仿佛在怀念什么。

[桃雪]桃花嫣笑雪白头 3.回家


桃矢是在开学差不多1个多月的今天才偶然发现雪兔家和自己家临近的。

这点真不怪桃矢。雪兔几乎是他们班放学跑的最快的那个,一开始桃矢还以为雪兔是急着回家吃晚餐,结果今天雪兔半边脸红肿着来到学校,自己询问后才晓得,原来是某只爱好甜点的兔子在知道学校后面有一间很不错的茶餐厅后,就经常放学跑没影去抢特色点心,一连一个月的晚餐几乎都是甜点,然后牙疼了。

没办法,桃矢看着一眼不错盯着自己便当又因牙疼没法吃进肚里的雪兔,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了。

傍晚放学,雪兔刚准备提起书包冲出教室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原来是桃矢的大手扼住他命运的后衣领。

“木之本君,怎么了吗?”雪兔懵懵地回头,看着一脸穆色的好友。

“一起回家吧,等你牙好了,我再请你吃。”说完松开手,抓过雪兔的包走出了教室,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看一眼依然呆立地“牙疼兔”。

看着自己的书包变成了“人质”,再有桃矢那回眸一瞥,雪兔只得跟出去,离心怡的甜点屋越来越远。

雪兔就这么一路跟着桃矢,一直没说话,在走出一段距离后桃矢感觉有些奇怪,以为是自己吓到他,让他连回家的路都忘了。

“你家在哪?跟我家在一个方向吗?”桃矢语气不自觉得放缓了些。

“顺路的,就在木之本君家不远处,我还去送过拜访点心,是伯父开的门。你说要和我一起回家,我以为你知道。”雪兔依然笑眯眯的,不过桃矢感觉到了他森森的怨气。

“啊,那走吧。”

老爸,你坑我!——来自尴尬得同手同脚的木之本桃矢。

很抱歉,隔了一个多月才更新,让大家久等了!这次依然是个小短章,但还是希望大家原谅我这条咸鱼(-ε- )

[桃雪]桃花嫣笑雪白头2

重逢

当街道转角的樱花树再一次开放时,桃矢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他仿佛预感到未来自己身边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母亲对自己说她也有这样的感觉,让他帮忙照顾好小樱和父亲。

因为大学开学还有几天,父亲难得在家,早起准备好兄妹两的早餐、便当,正在加热小樱要喝的牛奶。桃矢下楼就看到父亲冲洗着锅具,母亲依在父亲身边,目光柔和的看着父亲,淡金色的阳光透过女人的面庞,带着属于天使的圣洁、温暖。

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啊……

在妹妹的咆哮声里出门,按着学校邮寄来的信件中的事项表的提示,桃矢很快找到了新的教室。此时教室里的人不多,小猫三两只的还分成了几堆。

窗边的一排看来是风景优美,多数位置已经被占定了,只有倒数第二排的位置还空着,前桌已经有人坐下了此时正撑着头看着窗外,于是桃矢走过去把书包放下。刚把书包放好就发现前桌的人转身看着自己,依然是一脸的笑意盈盈。嗬,正好是那天的那个“大胃王少年”!

“你好,又见面了!”少年含笑的望着他,心情似乎很不错,居然还歪了歪头,有些调皮的样子。“没想到我们居然是同学!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月城雪兔,刚搬到友枝町,以后请多多指教!”那头灰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浅浅的光晕,看起来软软的,手感应该很不错。

“嗯,木之本桃矢,从出生起一直都生活在友枝町,请多指教!”心里想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那么大的城市明明两个基本不会再遇见的人,居然会再次相遇,而且还成了同学。

“那木之本君一定很熟悉友枝町吧,我才搬来而且家人都出去旅游了,还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和好吃的东西,木之本君以后可以带我了解一下吗?”看着眼前有些严肃的新同学,雪兔希望可以和他有更多的交流,感觉在他的身边很舒适、很安全,是个温柔的人吧。

“嗯。”下意识的点头之后又有点懊恼,自己还要去打工啊,根本没时间带他去找那些东西,而且以这个人的胃口绝对不会满足吧,只是一些小吃的话……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木之本君!没想到木之本君看起来很严肃,居然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呢,真好啊。”桃矢相信自己绝对在他眯着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狡黠。该死,果然就不应该答应他啊,现在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啰嗦!”

“啊,不小心说出来了吗?抱歉,但木之本君真的很温柔呢!”

“都说了不要提……”

“嗨嗨!”……

(私设:雪兔在高一时就搬到友枝町与桃矢成为同学,桃矢高一开始打工。原设定为高二。

另外美美哒岳母大人出场了!是真正的天使哦!)

[桃雪]桃花嫣笑雪白头1


A.桃雪同人,可能连载(童年眼瞎系列ರ_ರ ...)

B.小故事合集,不时开车,温馨向。有私设,但会尽可能的贴近原作、尽量不崩人设,不黑任何角色!(第一次写文,文笔什么的随它去吧(;一_一))

一·中学时代篇

1·相遇

桃矢第一次见到雪兔,是在打工的地方。

安静的少年脸庞白皙、身材纤细,一件针织衫搭着牛仔裤显得轻快,阳光打过去时整个人都好像发着柔光,即使是坐在咖啡屋靠窗的角落里都引得周围的少女们频频回头、私语。

桃矢走过去,把菜单放到他面前,询问道:“请问需要些什么吗?本店的雪顶咖啡和红丝绒蛋糕都很不错。”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才接过册子开始细细思量。

“嗯,要雪顶咖啡、红丝绒蛋糕、蓝莓派、提拉米苏……”一连串的菜名即使用好听的声音说出来也依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真的吃得完吗?

“好的,一共5种点心一种饮品,请稍等。那个,请问客人您是一个人还是有其他的同伴?”桃矢看着单子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一个人喔,”灰白色头发的少年歪歪头,眼睛眯成一弯新月,带着几分调侃的说“只是我吃得比较多而已!”

这已经不是比较多了吧?!(‖¬_¬)

“好的,请稍等片刻。”收起菜单,桃矢健步离开,真是很想找个人吐槽一下呢,这可怕的饭量……

之后少年要离开时,站在吧台的桃矢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回头,看到走到门口的少年正看着自己,眼神温和得像春天含着樱花瓣的风。桃矢不自觉朝他勾起一抹笑,少年愣了一下,随后开心的回以一笑,转身走出咖啡店。

真是个有趣的人呢……